媒体报道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来源:36氪     时间:2019-09-11 18:07:44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毒眸”(ID:youhaoxifilm),文 | 苏行、张娜,编辑 | 何润萱,36氪经授权发布。

尽管Netflix此前在参与电影节时频繁遭拒或是被各种工会抵制,但越来越多的电影节和电影人已经张开了怀抱,在近期的多伦多电影节上,以Netflix为首的流媒体平台出品影片就获得了不少关注。

9月5日,多伦多电影节以Netflix出品的《曾经是兄弟:罗比·罗伯特森与乐队》作为开幕影片拉开了为期11天的展映活动。而关于视频流媒体推出的影片是否有资格参与电影节的争论,从戛纳到威尼斯,如今又蔓延到了多伦多。在Netflix和亚马逊当道的时代,这部由流媒体出品的开幕影片成为了业界争论的焦点之一。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曾经是兄弟:罗比·罗伯特森与乐队》

“如果现场有人还没订阅Crave(加拿大视频流媒体),应该马上下单了”,《曾经是兄弟:罗比·罗伯特森与乐队》导演Daniel Roher在开幕影片放映活动上对观众说到。

电影节和Netflix和解了?

早在电影节尚未拉开帷幕时,多伦多电影节主席卡梅隆·贝利就曾透露,开幕影片将会惊艳众人,惊喜之处一方面是因为影片质量过硬,另一方面也与影片出身Netflix不无关系。

或是因为影片并非出自自家平台,电影节主要赞助及Crave运营商Bell Media对这部开幕影片表达过强烈反对,贝利仍坚持这一选择,他认为影片本身“非常完美”,而且符合电影节调性,因此作为开幕影片并没什么不妥的。影片在电影节公映后也会在Crave上线。

贝利还谈到,电影节参展作品中还有其他由流媒体平台出品的作品,多伦多电影节乐于见到流媒体平台能推出更多好的作品并参展。他认为整个电影业就像一个海洋生态系统,不管电影是怎么生产出来的,都是海洋里的鱼。

而去年多伦多电影节开幕影片《法外之王》同样出品自Netflix,也正是这部影片,开了主流电影节以未经影院放映的流媒体电影作为开幕影片的先河。制片人Gillian Berrie亦称赞,“多亏了Netflix,让世界各地观众都能看到这部影片”。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法外之王》

圣丹尼斯电影节总监Kim Yutani的态度也相对开放,她认为,电影节的任务就是在于寻找好的艺术家、好的作品,而这些艺术家和作品最终都会通过流媒体展现在全球观众面前。

曾凭借《美丽心灵》一片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的朗·霍华德在多伦多电影节发表公开演讲表示,他的新片《乡下人的悲歌》将在Netflix上发行。他提到,Netflix为创作者提供非常优越的条件以保证创作,此前《罗马》的成功也让众多创作者看到了两者合作产出优秀作品的可能性。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乡下人的悲歌》,艾米·亚当斯主演

Netflix能够给创作者提供资金和自由度两方面的优越条件这一点,在业界受到广泛认可。早在2013年Netflix斥1亿美元巨资打造出原创剧集《纸牌屋》,并一次性订购整季,一改以往美剧先签试播合同,前两集播出效果好才会继续订购的传统。在日本拓展海外业务时也颠覆了日本相对死板的制作委员会制度,吸引了不少动画人才与之合作。

因此也就不难理解,威尼斯电影节艺术总监Alberto Barbera在接受采访时说的,“Netflix让电影制作人完全自由地制作他们希望的电影,而不会有任何干扰。”

Netflix:对多元收入和艺术片都更友好

除了给创作者更大自由度外,流媒体平台的播放形式对小成本艺术片来说也更为友好。朗·霍华德还谈到,迪士尼几乎杀死了艺术片,诸如《黑豹》这样的超级英雄视效大片占据了一半以上的市场。Netflix的优势在于让众多小成本电影有了在全球范围内发声的机会。更多观众通过流媒体平台看到并且讨论影片,这对于小成本电影在颁奖季的口碑发酵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从题材上来看,超级英雄大片更适合大银幕,通过流媒体平台观看诸如《乡下人的悲歌》这类小成本艺术片则并无大碍。

《罗马》导演阿方索·卡隆对此深有体会,“你认为有多少影院会放一部关于墨西哥的黑白电影,讲的是西班牙语和Mixteco(土著语言)?你觉得一部没有明星的故事电影在传统影院发行的规模会有多大?”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罗马》

尽管戛纳对流媒体仍保持着高度警惕的态度,但也并非所有相关从业者都与流媒体截然对立。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主管Paolo Moretti就在威尼斯电影节的一场座谈会上谈到,流媒体与电影节“应该和平谈判,不应该就此筑起高墙,老死不相往来”。

Moretti也表示非常能理解法国院线的忧虑,但双方仍然应该在不损害电影人、电影业利益的前提下寻求出路。他认为,电影节应该更关注电影本身,而非看电影的方式。

今年早些时候,戛纳与Netflix二度谈崩,戛纳只能痛失马丁·斯科塞斯的《爱尔兰人》、梅丽尔·斯特里普的《自助洗衣店》以及诺亚·鲍姆巴赫的《国王》等几部颁奖季热度极高的影片。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爱尔兰人》

但实际上,流媒体与传统电影业之间的矛盾也并非不可调和。去年11月,派拉蒙宣布成为了第一个为Netflix提供原创内容的好莱坞制片厂,这一决策被视为流媒体当道的情况下,传统制片厂的出路之一。

派拉蒙董事长兼CEO Jim Gianopulos认为,与Netflix合作无疑是一条能够帮助公司增收的新路子,这样一来,制片厂也不必为了抢夺票房只把注意力放在惊险刺激的大片上,流媒体平台的存在让创作者有机会关注更多小众内容。

去年年初,派拉蒙就将《科洛弗悖论》一片以5000万美元的价格卖给了Netflix,业内人士认为这笔交易做得十分划算,如果放在院线公映,该片的表现不见得会比在流媒体平台更好。

派拉蒙另一部在中国声量较高的影片《湮灭》一开始在北美院线上映时票房不及预期,随后也是通过“卖身”Netflix以及登陆中国院线收回了部分成本。

电影节上抵制Netflix,已经没意义了

《湮灭》通过“卖身”Netflix以及登陆中国院线收回了部分成本

面对来势汹汹的流媒体们,派拉蒙的做法也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毒眸此前在《迪士尼来势汹汹,Netflix胜算几何》一文中提到,美国电影协会2018年调查显示,北美电影收益中有43%来自流媒体放映,35%来自线下票房,剩下22%则来自实体影碟购买、租赁等,流媒体放映已经成为了北美电影票房的重要收入来源。

对于观众来说,流媒体给他们提供了更多的选择。据统计,北美2018年共出品电影758部,仅票房排名前120的影片票房就占北美全年票房产值的90%,因此,市面上常见的影片也不过一百多部。然而,在电影数量最多的视频流媒体亚马逊上,有逾1.7万部影片,庞大的片库让观众可不受档期、时间、地点限制观看影片,另一方面,诸多小众影片或是早已从院线下线的老片也有了进入长尾市场的机会。

而上文提到的颁奖季热门影片《爱尔兰人》导演马丁·斯科塞斯,作为曾经引领新好莱坞电影潮流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人物,此番都选择了与Netflix合作,或许他的这次尝试,正暗示了电影行业玩家再也不只局限于传统制片厂,诸如Netflix这样的流媒体,也已在牌桌列席,只待下一局开场了。

编译自

Hollywoodreporter | Toronto: Netflix’s'Hillbilly Elegy' to Get Limited Theatrical Release, Says Ron Howard | EtanVlessing

Hollywoodreporter | Cannes Programmer UrgesFrench Exhibitors to Talk to Netflix | Christos Tsirbas

Hollywoodreporter | Toronto: 'Once WereBrothers' Director Touts Netflix-Rival Crave as Festival Opens | Etan Vlessing

Screendaily | Paramount to produce originalfilms for Netflix | Jeremy Kay